简体中文|繁体中文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警营风采 > 文学作品

故乡忆

来源:兰溪市公安局      发布日期: 2020-06-15

倪慧兰(兰溪市公安局)

儿时的故乡,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村庄,村东头有一颗几百年的黄楝树,苍老,葱郁,几个大人都抱不过来,树根里面空了,可以容纳好几个人,南来北往的人从树下经过,都喜欢在树根上歇脚,孩童们在树洞里撒欢,宁静而又祥和的画面,这就是我的故乡。

那时,故乡的树还是挺多的。有一种树,叫乌桕,满眼望去都是。路旁,溪岸,田埂上,菜地边,山坡上,随处可见。乌桕易栽易活,长的高高大大,枝枝丫丫。乌桕冬天掉叶,春天发芽,夏天郁郁葱葱,树下一片阴凉。那时候没有空调,大太阳的,干活累了,都喜欢在树底下眯一会儿,听着头顶上知了一声一声的叫,煞是惬意。最美的是秋天了。在深秋,乌桕叶通通变红了。田野里,山坡上,小溪边,团团簇簇,层层叠叠,火红火红的,真是万山红遍,层林尽染!在这满目红叶里,农夫荷锄,炊烟袅袅。那时候的我们,都有一种不用言明的默契,得空了就会聚在乌桕树下尽情的撒欢,看日出东升,看夕阳西下。

优美的村庄总是依山傍水的。我老家的村前也有一条小河。小河没有名字,只有十来米宽。我所知道的,她从天甲山涓涓而来,弯弯曲曲,流入了兰江,汇入了富春江,最后融进了浩瀚的东海。我小的时候,小河深深的,水清清的。每隔一段,有一个潭,潭里有瀑布,水量很大,轰隆作响。夏天来了,男人、孩子都到潭里洗澡、戏水,会水的一个猛子扎到瀑布里去,后面的你追我赶,潭里一片欢笑声,如果你认为小溪只是玩耍的,那你就大错特错了,它还是农田的蓄水池,每年干旱的时候,田地干枯,才是它大显身手的时候,村民们会用水车、引渡等方法把溪里的水引到庄家地里,确保庄家有充分的水源。

假如你来到我的故乡,最先映入眼帘的,一定是嵩山,高耸,峻峭,拔地而起,方圆几十里,似一道屏障,隔成了山里山外。这座山上长满了灌木和松树,是附近村里人柴禾和木料的主要依靠。我们这代人和我们的祖辈们,在嵩山留下了不知多少足迹和汗水。但是,在我记忆里,挥之不去的仍然是嵩山的壮美和神奇。每年春夏,山花烂漫,开的最闹的是杜鹃花。我们常常摘下几朵,嫩嫩的,带着露珠,去掉花芯,含在嘴里,甜甜的,一股清香,还有山枝花,这是村里姑娘们的最爱,一到山枝花开的季节,每人都会到山上采些放家里,找个罐头的瓶子养着,有辫子的女孩还会把它缠在皮筋里带在头,因为山枝花的香气非常清新怡人,还有爱美又没辫子的姑娘也不甘势落,会用发夹夹在头上。到了秋天,山上还会有很多野果,印象最深的当属野石榴了,找到就是一大片,孩童们采的开心,吃的更开心,但是野石榴的汁是暗红色的,吃了嘴巴就像吃了墨汁似的,满嘴都是黑乎乎的,自己看不到自己的囧样,就会指着同伴捧腹大笑。古人长说,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应该就是这么来的,从我们村上山,最峻峭的一条路,叫“十八拐”,沿着鼻梁似的山脊逶迤盘旋,直上云端,两侧壁立千仞,泉水淙淙。来到山顶,却是平坦异常,横贯南北的一条路,数公里长。翻过山顶,但见一广阔山凹,寺庙巍峨,牛欢羊咩,有田有地,还有一库碧水,人走的近了,冷不防窜出几只狗来,冲你汪汪直叫。这便是山顶的妙处,既避得山风,又养得春色。村里人都叫住在山顶的人是“天上人”。那份意境,那份休闲,至今令我神往。更令人称奇的是,在这高高的嵩山顶上,竟有五代至北宋时期的龙式瓷窑址,古瓷窑址位于嵩山水库大坝东端斜坡上,该窑址范围约500平方米,堆积层厚约80厘米,是北宋早期烧制生活用瓷器窑址, 19921231日公布为兰溪市文物保护单位。北京故宫博物院曾两度派员前来考察,认为此窑址对研究我国青瓷发展颇有价值。嵩山就是那么神奇,总是能不断带给你惊喜。

如今,虽然那满山遍野的乌桕红叶不见了,那飞流直下的小河瀑布消失了,村庄上的土胚房不见了,家家户户都住上了洋房,社会发生着巨变,村庄也发生着巨变,可壮美雄伟神奇的嵩山仍仍然屹立不倒,守护着我们的家园。

[返回首页][打印本文][关闭窗口]

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@ 版权所有:金华市公安局    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     浙ICP05016397号-4     浙公网安备 3307020266666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