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中文|繁体中文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警营风采 > 文学作品

回甘溪

来源:兰溪市公安局      发布日期: 2020-06-08

陈钰天(兰溪市公安局)

  这个清明,我和家人回甘溪扫墓。

  甘溪是我的老家,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因为村子前面有一条叫甘溪的小河流过,这是我爸爸出生长大的地方。我对于甘溪的记忆是断断续续的,村子里拜年,村子后面的小山坡扫墓。每一次回老家,我和哥哥总是并排坐在车子的后座,在村子曲折的小路上摇摇晃晃,就这样,一眨眼晃过了童年,也晃过读书的少年。

  再后来就是大学毕业了,我留在了兰溪哥哥去了杭州,虽然去杭州时可以见到,但交谈的机会总归是少了很多。这次出发之前我给自己打了预防,可是当真正问到叔“哥哥人呢”,收到“出差了没回来”的答复时,心中还是有点失落。大人的世界总归过于认真,我还是期待两个小孩的世界,好像只要我俩站在一起,就不必考虑成年的桎梏。

  老家的空气很好,即使到了春的下半场,也可以在微风中感受到惺忪的花香。就这样迎着微风,伴着恣意生长的春天的花草,我和大伯一同挑着贡篮领着队伍进入村后的小山。这个安放着村里人的坟墓的小山坡不高不矮,长满了高大的松树和茂密的竹林。上山唯一的一条路首先要穿过一片竹林,再沿途一个长长的池塘,最后走过一段窄窄的小路才算到达山顶。每次走这条路我和哥哥两个人总是很快地走在前面,一边聊天一边将长到路上的枝条往里压下去,如果碰上了下雨天,我们也就懒得压了,迎着乱长的竹条刺藤,撑把伞就莽过去了。有的时候我挑杆子的前头有的时候他挑,这完全看那天的运气。

  每次上山大人们总喜欢谈论孩子,曾经有关学习,现在有关工作。我们的不耐烦倒是一直没变,一听到这些我俩会不约而同地加快步子,省的被逮上了问句最近考试怎么样,有的时候到了坟前大人们还在老远处,我们就开始不耐烦地等他们。

  记忆中的扫墓总是凉爽,山林有着神奇的魔力,守护着挂念故土的人。等到拿着香和老人们说完心里话,等到坟前的纸钱和蜡烛烧尽,等到有些安静地离开不高不矮的山坡,我们总会偷着跑去平坦的田,在不认得路的田埂上走走跳跳,谈论一些有的没的,看着山坡上开得正旺的云英和杜鹃说一句“真美!”,望着远方炊烟和犬吠传来的方向站着发会儿呆,和自己的距离很近,和世界的距离很远……

  突然觉得时间过于公平了,带来成熟的同时收走你的天真,在甘溪新铸了砖瓦就要推倒原本的泥墙,过往像融雪一般,准时消失在干涸的春泥中,等你发觉便只剩追忆。我们也曾拥有无忧无虑的童年,在乡间种下未来的希望,在村巷追逐心中的纯真,捉迷藏时都会与穿堂的风撞个满怀。以至于置身于崭新的村庄面貌之中还常常回忆起温热的往事,不是物是人非的感慨,也说不上怀旧情感的使然,四季轮转,梨花又开放,这条曲折的小路是我们来时的路啊。

  落在地上的阳光半明半昧,揣着“望洋兴叹”的自嘲来再次到甘溪边,几位大姐正洗着衣服。我发觉到自己才是这条小溪的访客,带着一身远方的痕迹在它面前显得风尘仆仆,于是悄悄地找了块石头坐下来,也找个理由亲近下大自然。眼前这条从村前流过的小溪清澈跳脱,早年间教会了我的父辈们游泳,后因芝堰水库的建成被收走了小河的样貌,水流小了,河床露了出来,真真正正地成为了一条小溪。现在的甘溪不能教人游泳了,也不能养起一条大鱼了,村民用来洗衣服洗菜,夏天的时候大概有很多人喜欢提起鞋淌过去吧。

  我们上一次来到这条窄窄的小溪是哪一年呢?我是不记得了。这淙淙的流水看起来和别处的溪水一个样,川流不息看久了也容易眼花,唯有水越过石子在表面隆起的水波、长在小溪中间的那株植物成为了这条溪流独特的印记,默默记录着山河变迁。快看那跳跃起来的水花!多像追逐浪花的孩子,偶尔遇到一片树叶的阻挠,偶尔遇上一只顺流而下的小鱼——只需片刻,便可重新起身继续奔跑。如丝绸般顺滑的溪水在凹凸不平的石子河床上轻柔的拂过,潺潺的水流在安静的山间叮叮咚咚,是啊!时间它依旧年轻,是我们已然长大。

甘溪啊甘溪,我下回再来看你。

[返回首页][打印本文][关闭窗口]

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@ 版权所有:金华市公安局    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     浙ICP05016397号-4     浙公网安备 3307020266666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