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中文|繁体中文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警营风采 > 文学作品

风 筝

来源:东阳市公安局      发布日期: 2020-01-21

许鑫盛(东阳市公安局)

刚刚告别春寒料峭的日子,天空就飘满了风筝,女儿见了很是羡慕,催我陪她放风筝,我欣然答应。

由此,让我想起小时候在乡下放风筝的情形。小时候的乡村商品经济不发达,最大、商品最多的商店就数供销合作社,可供销社里没有风筝卖。同村小伙伴中有家里条件好、父母手巧心灵的,那是可以得到风筝的,父母或长辈会代替做一个,而我是得不到的。

也是这个时节,放学后,村里的小伙伴都会汇聚到村后菜园塘边的田野上,看别人放风筝。放风筝的小伙伴沿着田埂路,手拉棉线,迎着微风拼命往前跑,风筝犹如“客机”起飞,在一片欢呼雀跃声中冉冉上升。

    等风筝上了天,大家都会围聚着放风筝的小伙伴,拍他马屁讨好他,乞求能拉会风筝线,放会风筝。自小我就脸皮薄,自然也就得不到拉风筝线的机会。可风筝对一个小孩子而言毕竟有着无限的诱惑魔力,正如当下我的女儿一样!

    终于,我下定决心自己制作一个。

    做风筝是项技术活,更是个大工程,如大人们造房子一样,动工前必先准备材料,带皮的竹片、大块的纸、线、浆糊都是必不可少的。那时农村家家户户会请篾匠,竹片总会余下些;大块的白纸需到合作社里买,可母亲向来节俭不敢提,幸好父亲是老师,家里有的是报纸,母亲会缝纫手艺,线也不难找到;难的是浆糊,需瞒着父母偷偷拿点白面粉自己调制。等到某天趁父母不在家,我躲在灶房里,在那十五瓦灯炮的昏暗灯光下,坐在长条木凳上,手拿勾刀,像个篾匠似地剖竹片、刮竹节,用线扎成个“干”字形状,糊上报纸再接上尾巴,风筝就基本成形了。至今,我认为做风筝最难的是如何拴好提线,三根线扎在一起的提线要一长二短,就如飞机的三个轮子,提线的角度准确,风筝飞上天才不致于打筋斗,平平稳稳。

    我的母亲从小就对我严厉,对于玩物我更是小心翼翼,怕被她发现责骂我——尽弄些野文堂,不好好读书。因此,做好的风筝我会藏于门角后。

    到现在我还觉得放风筝是一项冶心情、有情趣的运动。同时,放风筝也是需要一定技巧的,关键在于收线放线的松弛有度,随风而动,时宜的把握。风骤疾,风筝猛然跃升,亦或左右摇摆,棉线绷的又紧又直,割的手掌发痛,此时再不放线,风筝便会打着大筋斗直栽地面。风筝落在草芓地上那是万幸,若是栽进田边有水的沟里,那就唯有伤心难过的份了,只能怪自己技艺未精,器物不利。风减弱,风筝自然要往下降,棉线有如正要下锅的拉面,飘于空中,此时应赶紧转身往前跑,边跑边收线,等到风筝升至一定高度,再转身抖抖线,边抖边后退风筝才会维持住。

想起小时候放风筝闯的祸,都是在那风弱时,拉着线拼命往前跑,边跑边回头望,以至顾不了脚下,往往会跑进别人家的庄稼地,踩坏了菜什么的。回家后,总会有同村邻居上门告状,父母总是少不了一顿骂。不过与其他小伙伴比,我的父母还是文明的,他们的父母不仅骂,还会撕碎风筝扔至门外。我还是能保住风筝的。

[返回首页][打印本文][关闭窗口]

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@ 版权所有:金华市公安局    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     浙ICP05016397号-4     浙公网安备 3307020266666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