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中文|繁体中文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警营风采 > 文学作品

阿 望

来源:东阳市公安局      发布日期: 2019-11-18

蔡伟华(东阳市公安局)

 前几年春节的正月初七,阿望一条短信飞进我手机:“中午到你家吃饭。”

 “呵呵,我正想找你喝酒呢,都一年没见了,快来吧。”我回。

 彼时,我正坐在电脑前敲打一篇小说。小说里有阿望的影子。

时光飞逝,掐指一算,我与阿望相识快三十年了。那时,我和他都是毛头小伙子,同在老家镇上的一个小厂里打工。阿望身材结实,理着小平头,虽说一条腿有残疾,但脏活累活总是抢着干。

第一次发工资,我72元,阿望68元。我俩着实兴奋不已,相约到镇上的一家饭馆里去喝酒庆贺。记得当时我要了一瓶汽酒,阿望打来半小碗烧酒。然后,俩人酒碗一端豪气十足地说:“来,干!”

放下酒碗后,我发现阿望碗里的酒下去了一小半。“哇,阿望你喝酒真厉害。”我羡慕地说。“嘿嘿,还行吧。”阿望抿抿嘴巴,笑嘻嘻地回答。

阿望家在山区。有年仲春,在阿望的盛情邀请下,我去他家作客。阿望的父母很热情,并执意留我住下。当晚,我与阿望同眠一床,絮絮叨叨了大半夜。

那会儿,我家尚有农田,且家中养猪。田间劳作我不惧,最令我头疼的就是那满满一圈臭哄哄的猪栏畚(用稻草一次次垫猪尿猪粪后形成的)——要从家中装好后挑到田里去当肥料。

一个休息日,我正在家中用铁耙装猪栏畚,阿望不期造访。见状,他马上脱了鞋子,挽起袖子,跳进猪圈,直接用手抓起猪栏畚往畚筐里装……

后来,我进城参加了工作。阿望也离开了原先的那家小厂。空闲时,阿望常会到我的工作单位来看我,每次我都要留他小住几日。

此后几年,阿望每年都要外出打工。每逢节假日,都会勾起我对他的思念。

时光如水,静静流淌。忽有一日,我接到阿望结婚的喜讯,我惊喜不已,立马赶到阿望家去贺喜。那天,阿望当着众多亲人的面喝得酩酊大醉。

婚后,为了生活,阿望卖过菜,开残疾车载过客……

“午饭好吃没?!”阿望人未到声音先到。我和妻子忙不迭出门相迎。

待阿望夫妇进门后,我发现阿望的脸黑了,人也瘦了,而且鬓角也显现出了些许白发。

“去年还好吧?!”我问。

“还行。”阿望憨厚地笑笑说。

这两年,阿望一直在湖南某工地上当门卫。有一次,阿望给我发来一首他自己写的打油诗:为了养家去打工,走遍东西南北中;一年换过多工种,过年时光袋口空。

老友相见,格外亲热。席间,我和阿望频频碰杯。话题自然也离不开各自的家庭生活。

“咱都是快五十的人了,如果觉得累今年你就别出远门了。”我劝阿望说。

“不去不行呀,前几年造房子还欠着一些债呢。今年大女儿要考大学,小女儿也快上初中了……”阿望呷了一口酒后,口气坚定地说:“但是不管咋样,我也一定要想办法让俩个女儿读上大学……”我知道,这决非是阿望酒后戏言。

饭毕,阿望夫妇急着要坐班车赶回乡下去。阿望说过了正月半,他就又要出门了。

望着阿望离去时的背影,我在心头默默为他祝福:阿望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

[返回首页][打印本文][关闭窗口]

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@ 版权所有:金华市公安局    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     浙ICP05016397号-4     浙公网安备 3307020266666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