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
>警营风采 >文学作品

饭 堂

来源:宣传处(新闻办) 发布日期: 2022-06-21 16:13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

周  晓(义乌市公安局)

最近观看了由梁家辉自导自演的电影《深夜食堂》,感想颇深。故事讲述了一名中年大叔守着一间不起眼的弄堂小餐馆,每到深夜开张营业,为每一名到访的食客做一份只属于他们的食物。很多人在此相遇、相识、相知,他们或追求梦想,或追求爱情,或单纯发泄自己的喜怒哀乐......

影片中几个小故事情节感人,在孤独的都市里,他们交换着心情,交换着人生,相互温暖又彼此治愈。大叔的一道别致的小菜,一碗云吞,一屉小笼包,一碟抄面,甚至一罐小粥却勾起了我的食欲和无限遐想,让我想起了发生在食堂里的一些往事。

小时候都是在家中吃饭,家的味道在我脑海里根深蒂固,延续至今。初次接触食堂的是在读高中之时,那是在改革开放初期,物质条件并不是很好,大多是从自家带大米在食堂蒸饭,吃的菜也是母亲为我准备的霉干菜或豆瓣醤,能有点肉已是万幸了。

学校食堂也供应各种菜肴,供老师和学生购买食用,老师有专门的窗口,而学生买菜窗口人滿为患,我是基本上吃自带的菜。后来我家中因经营五金生意,经济条件相对宽裕,母亲每周给的零用钱也多了起来,叮嘱我到食堂买菜吃,增加些营养。我用钱换了些菜票,因当时买菜不排队,靠挤,我在开饭时就去挤那窗口,可挤来挤去就是无法挤进去,因我个子小,有时挤上了,拿着盘子的手刚刚伸进窗口,又“哗”一下子被人挤了出来,尝试了几次后,也就没了力气,等其他同学买完后,就只剩下青菜或者是醤油老豆腐了。起初对老豆腐还觉得好吃,可是吃多了,闻到这个味道就反胃,对于全是水煮的大白菜就更没了兴趣了。有时,也大着胆子到老师那边窗口打菜,但打菜的胖大叔翻了翻白眼,不予理睬。

我的邻桌是个高个子,虽然瘦瘦的,但打菜倒是有一套,经常能买到鱼啊、肉啊一类的荤菜,令人羡慕不已。在讨教其高招时,该老兄自鸣得意,“人高手长,那怕前面有三四个人,我也能将菜盘子伸进去优先买到啊”。后来我们二人一合计,买菜就靠他,而取饭盒这个轻松活归了我,至此,伙食改善了很多。

食堂的打菜的厨子都是讨人厌的,看人打菜普遍都存在,学校的那个胖大叔也是如此,同学们对于自己菜色、分量牢骚满腹,但都敢怒不敢言。记得那是一个冬日的傍晚,天寒地冻的,食堂胖大叔骑个自行车从城里回到学校,车后坐上载着猪肉和鸡蛋,在下坡拐弯处,竟没刹住车,一头闯入冰冻的池塘里,而偏偏那池塘离岸边有两米高,鸡蛋是全部报销,两片猪肉也扔上了岸上,可那自行车怎么也搞不上来。散学的同学们全都围成一团,在岸边看着热闹,竟没有一人上去帮忙的。后来学校体育老师经过此处,才将其拉上岸。见他满身湿淋淋、脸色铁青、簌簌发抖的样子同学们轰然散去。

工作之后,吃的是单位的食堂,几年前的那个厨子大叔脾气暴躁,规矩很严,厨房不让任何人进入,吃饭不得提早延迟,但凡同事们提出菜品不佳时,他就敲着打菜的铁勺,狠狠甩了一句“嫌不好吃上饭馆吃去”。后来,因打菜一事与二名同事发生争吵,拿铁勺对峙时伤到了手指。同事被辞退,厨子也无脸面再干了。

食材涨价后,打菜大妈那个手抖动得越发厉害了,与我同桌吃饭的那位老兄今日中餐打菜时把头伸进窗口,对大妈说,“你手别抖了,全部都倒进去吧,我牙口好,能吃”。

“我是喜欢吃肥一点的,这不全是瘦肉”,“鱼肉油豆腐,鱼肉找不着,全是油豆腐了”,“我这块大排是最小的了”。老兄总是满脸委曲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