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
>警营风采 >文学作品

岳父的骄傲

来源:宣传处(新闻办) 发布日期: 2022-04-11 09:47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

卢宣新(武义县公安局)

岳父今年90岁了,除了耳朵和记忆力不太好外,身体还算健康。岳父常跟我们说,在他这一生中,最感到骄傲的有两件事:一是自己入党65周年,成为全镇党龄最长的人;二是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,历经多次生死考验。

1950年底,岳父参军入伍,当时的陶村还属宣平县(1958年并入武义县),在武装部干部带领下从宣平走路到丽水,之后乘汽车到衢州,又坐火车到江西上饶。岳父回忆,到上饶后就乘火车北上,直接到东北准备参加抗美援朝战争。岳父因为有点文化加上在新兵连表现良好,1951年3月被挑选到佳木斯汽车训练学校学习驾驶。1952年6月,从佳木斯汽车学校毕业后,岳父自愿报名参加抗美援朝战争,被编入第六十军汽车二连。

当时朝鲜战场上我军没有制空权,后勤保障压力极大,对汽车驾驶员的要求很高。岳父他们刚进入朝鲜,没有作战经验,一时无法适应战时环境,部队对他们进行了战前训练。在一次训练中,一名新驾驶员在狭窄的泥路会车过程中因为紧张,造成汽车翻车事故,包括我岳父在内的6名学员被压在汽车底下不能动弹。幸好被人发现,跑过来将他们救了出来,这是我岳父遇到的第一次生死危机。

在汽车连当驾驶员,虽然不直接参加战斗,但也十分危险。岳父说,为躲避美军的飞机,他们一般白天在营地检修车辆,晚上出车运输物资和人员。晚上开车时,在易受敌空袭地段不能开车灯,只能摸黑前行。好在朝鲜多是山区,在朝鲜军民的帮助下,沿道路开挖出许多汽车掩体,并在沿路有许多防空哨,一有飞机来,防空哨就鸣枪示警,驾驶员听到后就会快速将车开到掩体里去,等飞机飞走之后,将车开出来继续前行。

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,后勤是志愿军的生命线,汽车兵的任务十分繁重和危险。岳父对一次运输任务记忆很深刻,那一次他驾驶汽车往前线运送弹药及挖地道的工具。由于回程时天快亮了,在通过一段道路时,被两架美军飞机发现,美机对他们进行扫射,他和副驾驶赶紧从汽车上跳下来躲进路边水沟,子弹从身边掠过,所幸岳父没有受伤。敌机来回扫射了六次,汽车被击中,受损严重。岳父为抢救汽车,把大衣脱下来扑灭已经着火的油箱。那时,根本没考虑油箱是否会爆炸,只想着保住汽车。

岳父总是说在战场如果一帆风顺,没有一点危险那就不叫战场了。1953年2月的一天,他们二连的车队在行进过程中突然遇到敌军炮火袭击,汽车兵们迅速疏散队形进行躲避,幸运的是岳父的车和物资都没事,但他的前车被炸毁了。

1953年7月,夏季反击战中,岳父他们曾经两天两夜不睡觉,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抢运弹药,一共往前线运送了九趟。在这期间,为躲避炮火袭击,尽管白天在山区路边用树枝等物将车藏好,却还是被敌军发现踪迹,美军飞机对他们那片区域进行了来回扫射和轰炸,形势十分危险,有多辆汽车被击中,造成人员伤亡。

岳父说,敌人在战场上千方百计要切断我方运输线,天空中美军飞机没日没夜地飞着,给志愿军造成很大的困难。作为汽车兵则想方设法维持着生命线。路炸了再修,车白天不能开,那就晚上开。夜间开车不开灯,会车时用喇叭当作信号都是当时想出来的方法。有些路段,用防空枪来保护汽车的安全。即在高地设防空哨,当敌机来时,鸣枪示警,敌机飞走后也是鸣枪解除。那个时候,往前线的路都是新开的泥路,炸弹坑又多,在行驶过程中经常上碰头,下碰屁股,人被颠得晕乎乎的,还要保证安全,非常辛苦。

抗美援朝期间虽然经历多次生死考验,却没有受过一次大的伤,还立过功,入了党,得过奖,岳父算是一个幸运的人,也是他引以为傲的事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